央視《焦點訪談》2014年4月29日播出的《高牆更築“防腐牆”沙漠中的“梭梭”》節目中,最高人民法院審監庭庭長宮鳴談到,“主要是一些有權人,有錢人,判刑以後減刑相對快一些。他們獲得假釋,暫予監外執行的比例要高一些,實際服刑的期限要短一些。”以下為文字實錄:
  演播室主持人 勞春燕:
  您好觀眾朋友歡迎您收看今天的《焦點訪談》。
  假立功,真減刑,假就醫,真假釋。時有發生的暗箱操作讓人們對於減刑假釋這類案件的處理屢屢產生質疑,今天最高人民法院發佈了司法解釋,對於這類案件做出了統一規範。
  解說:
  去年2月河南省的一所監獄向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因服刑人員王建生有立功行為,建議對其減刑九個月。王建生原禹州市公安局局長,2009年因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1年零6個月,按照河南省相關規定,此申請需向省高院報備,省高院接到申請,隨即展開審查。他們發現在王建生服刑三年多時間里,先後五次被保外就醫,他只在獄中待了22個月,最終河南省高院做出不予減刑的決定,然而在全國各地不該減刑而被減刑的情況確實出現過,而且不止一個,在這些人當中一些特殊的身份引人關註。
  最高人民法院審監庭庭長 宮鳴:
  主要是一些有權人,有錢人,判刑以後減刑相對快一些。他們獲得假釋,暫予監外執行的比例要高一些,實際服刑的期限要短一些。
  解說:
  2007年2月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以職務侵占罪,挪用資金罪一審判處廣東健力寶集團原董事長張海尤其徒刑15年,在這一年多的時間里,張海的親信買通的佛山市看守所副所長羅建能和民警陳松永,此二人將其他犯罪嫌疑人的薦舉揭發材料提供給張海,依次作為張海立功減刑的依據,以至一年後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時將原審判決的有期徒刑15年該判為有期徒刑10年,在此後不到4個月的時間里,張海又獲得兩次減刑,一次是因為佛山市看守所提供了一份假立功材料,第二次是因為張海當時所在的武江監獄,認定張海提供了虛假專利為重大立功表現,這兩次申請均被韶關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減刑,從而導致張海提前出獄與女友逃往境外。
  宮鳴:
  案件頭一天報送到法院,第二天便做出了減去餘刑兩年一個月十八天的裁定。這裡面既有權錢交易的問題,也有法院在辦理案件過程中程序不夠公開,透明,暗箱操作的原因。
  解說:
  2009年7月廣東省江門市原市委常委副市長林崇中涉嫌濫用職權罪,受賄罪被河源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0年,然而負責擠壓林崇中的河源市看守所政治教導員以及醫務室負責人在收取賄賂之後,串通河源市人民醫院的醫生出據虛假病情材料,河源市中級人民法院據此對林崇中作出暫予獄外執行的決定,直到一年後廣東省人民檢察院根據舉報才將林崇中依法收監執行刑罰。
  最高人民法院審監庭審判長 羅智勇:
  有錢人和有權人黑社會性質往往也涉及到有的是有巨額的財產,這些人往往相對門路更多一點。
  解說:
  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本來是為了激勵罪犯悔過自新,重新做人而設,然而一些監管者卻將其視為權權錢交易的籌碼。2005年原海南樂東監獄第四監獄監區長張同澤授受罪犯賄賂,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零六個月,在他任職期間服刑人員7000元可以買來假釋,1500元可以換來減刑,那麼具體辦理減刑假釋案的過程中,哪些環節容易出現問題呢?
  宮鳴:
  首先是立案環節,有些案件執行機關基於不合理的考核計分而提出報請,有的材料還是虛假的,那麼人民法院缺乏相關的審查措施。第二,合議庭成員之間的作用沒有充分的發揮。第三點在開庭審理的時候沒有形成真正有效的公開。第四個公開的宣判沒有充分地達到預期的效果,裁判文書也沒有上網公開。
  解說:
  以往處理犯案人減刑或者假釋事宜一般由監獄向法院提出申請並提交相關材料,承辦法官在審核監獄方面提出的減刑理由是他們看到的往往是那些諸如積極寫稿,表現突出,獲得表揚薦舉他人等十分抽象的概念,而據此進行的審核便時常流於形勢。
  宮鳴:
  把監獄報送的材料做形式上的審查,他沒有時間和精力再去進行實質的審查和進行必要的核實。
  解說:
  對於之前大多數減刑假釋案申請書進行書面審理的情況,以後將要求辦案法官親自進行核實,為杜絕職能部門工作人員利用職權進行權錢交易。今年2月中央政法委公佈了關於嚴格規範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切實防止司法腐敗的意見,為落實意見的相關精神,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了申請書材料公開,部分人員審理公開等為主要內容的五個一律工作要求,主動公開則是五個一律的核心內容。
  羅智勇:
  原來的公示基本上是在監獄的罪犯服刑場所以張榜的形式公佈,現在我們向社會公示包括到網上進行公示。
  解說:
  以前職工式罪犯的姓名,原判情況以及提請的理由今後包括刑法執行機關提出的減刑假釋建議書和暫予監外執行申請書都將在網上公示。在中政委指導意見實施的兩個月時間里,減刑假釋的處理已初見成效。
  羅智勇:
  我看很多地方都進行公示,河南、新疆的烏魯木齊中級法院等等,這些都在公示問題上全部按規定執行,目前提請減刑、假釋的人數和我們裁定減刑假釋的人數肯定是要相對減少。
  解說:
  在提出五個一律工作要求的同時,最高人民法院今日還出台了關於減刑假釋案件審理程序的規定這步司法解釋。
  羅智勇:
  我們從完善制度的角度統一這個標註,解決這麼一個問題,同時也通過這個司法解釋強化司法公開,明確大家的職責責任。
  主持人:
  減刑假釋審核不嚴,甚至是弄虛作假,把嚴肅的司法處理變成了權錢交易,找主要就是這類案件審理的不公開,不透明,無論是中央政法委的指導意見,還是最高法的司法解釋目的其實都是要查漏補缺,增加透明度,防止暗箱操作,把程序曬在陽光之下,強化司法公開,強化公眾監督才能夠消除司法腐敗。
  (節目預告)
  演播室主持人 勞春燕:
  這種植物叫梭梭,它抗旱耐寒很皮實是一種非常有效的固沙植物,今天故事里的這位老人和他的老闆不愛舒適的城市生活,卻偏偏喜歡獃在荒蕪人煙的沙漠里種梭梭,而且一種就是十年的時間,他們是誰又是為了什麼呢?
  解說:
  中國第三大沙漠巴丹吉林沙漠北緣,在這兩樣東西很出名,一個是絲綢之路上,保存最完整、規模最宏大的西夏古城遺址,黑城。另一個是風沙,沙起額濟納說的就是這裡,近幾十年沙漠化嚴重,沙丘正在以每年20米的速度向額濟納逼近。
  活的(梭梭)你看,種起來活了以後(下麵)一堆沙子,反正有一棵樹就能固定一堆沙子。
  解說:
  他叫蘇和,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盟原政協主席,今年68歲。本該是享清福的生活,卻因為他10年前退休時的決定徹底改變了。
  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盟原政協主席 蘇和:
  想辦法就在黑城西北角上造點林子,起碼能夠讓黑城被沙子埋沒的這種趨勢,不要它繼續惡化下去,能不能通過造林遏制一下。
  解說:
  就憑一個老人要去跟黃沙較勁嗎?老伴兒、孩子身邊沒一個人相應他這個瘋狂的想法,可蘇和在阿拉善盟里卻一天也不願意多待了。
  蘇和的兒子 蘇虎慶:
  他心裡好像很壓抑說我還在想事情,他動不動就說我得回去看看老家。
  解說:
  額濟納是蘇和的家鄉,這片地方曾經是著名的居延黑城綠洲,有著無與倫比的綠洲農業文明,在他心裡老家原本不是現在的樣子。
  蘇和:
  這個地方(原來)湖泊也多一點,泉水也多一點,沿河一帶有胡楊、有紅柳,放牧的人家也比較多,有草場就可以放牧。
  解說:
  氣候變化,過度開墾、砍伐,短短幾十年的時間,額濟納就成了現在這副模樣。80年代末沙進人退,看著牧民們一家一戶被迫離開,時任額濟納旗委書記和旗長的蘇和不能再任其繼續惡化,它開始興修水利、植樹造林。幾年的時間達來庫布鎮西邊樹起了一條長七八公里的防風防沙林帶,從那時起治沙就是蘇和最想做的事。2004年他從阿拉善盟政協提前退休,說服家人拿著全部積蓄,帶著老伴兒來到了額濟納條件最差的地方黑城,三萬元蓋起了三間小平房,他們老兩口成了黑城周圍唯一一戶居民。接著蘇和在黑城北面拉起一道16公里長的圍欄,將殘存的2萬多畝天然梭梭林圍住,一邊自然恢復,一邊人工補種。
  蘇和:
  黑城那個石梁上搭的幾個蒙古包,一年不收拾一次,基本上就風都把它颳倒,這幾年一颳風我栽的小梭梭就刮斷,沙棗也刮段斷,樹都能刮斷。
  解說:
  跟風沙比起來缺水是更要命的,找水相當困難,打井更困難,找到水不一定能打出井來,多難跟你說過,其他地方這個井,他們老闆跟我說,五到七天絕對能打完,最後到我這兒打了21天,他沒賺上錢。
  解說:
  這是他們老兩口到這八年後打出來的第二口井,澆水、巡視、滅鼠、他每天要在沙漠里走上近10公里,忙活10個小時。忙完了一天的工作,老伴兒把飯菜端上飯桌,蘇和卻忙著躲開我們的鏡頭。
  蘇和:
  我打針你也拍我。
  記者:
  這針打了多少年了?
  蘇和:
  十來年了。
  記者:
  這會是你的負擔嗎?
  蘇和:
  也沒有什麼,習慣了,什麼東西都是習慣了,習以為常。
  解說:
  老伴兒德麗格說,她開始真沒想過會在這麼個鬼地方待這麼長時間,每次看到蘇和精疲力盡的時候,她也勸,勸不動乾脆不勸了,就這麼守著吧,蘇和守著梭梭,老伴兒守著他。
  解說:
  城裡的生活不好嗎?
  蘇和:
  想舒服你就不要選擇這個事業,選擇這個事業你乾這個,你就不要怕吃苦。
  解說:
  大漠的夜晚,要麼是狂風接力的叫聲,要麼是與世隔絕的寂靜,如果沒有老伴兒的陪伴,蘇和說他一天也待不下來。老兩口已經在黑城腳下守了等等10年,經林業部門測算,他們成功搶救天然梭梭林3000多畝,人工種植梭梭6萬多株,在這組照片里,黑城周圍在悄悄發生著變化。
  蘇和:
  原來這個沙子全部刮到黑城或者往東走了,現在這一部分你看這個梭梭已經我估計已經長到3米左右,不然防風固沙不會起到作用。你看這一片沙子全部固定住了。
  解說:
  看到蘇和種梭梭成功了,很多牧民來向他討教,想回去自己也試試。蘇和乾脆就把自己培育出來的梭梭苗一車一車送給他。這兩年還有一件事也讓蘇和開心的不得了。
  蘇和:
  來水了同志們,現在澆水吧。
  解說:
  這已經是近年來支援他種樹的第八批志願者了,蘇和說過兩天還有好幾批人來給他幫忙,看到他的事業後繼有人他高興。
  演播室主持人 勞春燕:
  蘇和說他的想法其實很簡單,就是想回到家鄉種點樹,給後代留點有意義的東西,這幾年社會各界和當地政府提供了很多幫助,老兩口的生活比原來強了很多,但是最讓蘇和高興的還是有越來越多的人和他一樣為了一個讓黃沙變綠洲的綠色夢想而共同努力,他們的精神就向沙漠里頑強的梭梭不屈不撓、造福後人。
  感謝你收看今天的《焦點訪談》再見。
(編輯:SN094)
創作者介紹

wong

vw88vwyga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