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界傳說 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章 決戰鬼仙樹林里,一場正邪對決正在僵持。張傲雪憑借手中神劍之威,暫時護住了三人,可要想消滅它們,也是不怎么現實的。此時林云楓真元大損,身受重創,已經沒有再戰之力。而陸云的“烈火天罡劍訣”對付這些鬼魅,也是沒有多大的作用。這一來,三人中唯有看張傲雪了,因為三人心里都明白,這些陰森的鬼物,其實并不怕張傲雪,而是怕她手中的那把神劍。目前唯一的希望,就是看張傲雪能夠支持多久了。  陸云輕輕的扶住林云楓,左右輕輕的壓在他的背心,一道“易天法訣”的真元瞬間輸入他的身體,幫他恢復元氣。微微收回手,陸云問道:“云楓,你現在怎么樣,好些了嗎?”  林云楓臉色蒼白,見陸云一臉的關切,不由嘿嘿笑道:“放心吧,你忘了我是天生捉鬼的,怎么會被它們殺死呢?我現在沒有事,休息一會就可以了。你不要再輸真元給我了,我已經好多了。你還是多注意四周的動靜吧,這一次我們恐怕是陷入危機了,到時候如果不行,你就記得能走就走,不要管我,明白嗎?”  陸云聞言看著他,眼中露出一絲堅強,沉聲道:“放心,我在你就在!不要想那么多,你還是快抓緊時間恢復真元,等你可以施法后,我還打算叫你用陰陽遁術,回去向師傅他們求救呢?我們三人中,就你對那遁術最在行,你只要能夠出得了這片樹林,它們這些鬼魅就拿你沒有辦法,所以你現在是我們的希望。至于我,我會幫助師姐對付這些鬼魅的,你放心吧,快抓緊時間。”林云楓看著他,微微點頭,忙閉目調息。  樹林里,四周的黑色氣體越來越密,正慢慢的向著張傲雪三人逼近。而鬼仙與九只鬼魅這時候圍成一圈,牢牢的將張傲雪與陸云三人,十道黑色的鬼氣,慢慢匯聚成一道黑色的氣罩,將那紫色的光華壓了下去。張傲雪頓時壓力大增,頭頂的寶劍瞬間下降三寸,紫色光芒暗淡了一些。陸云看著四周,眼中露出一絲奇異在神光,似乎在考慮著什么事情,只是一時還不好決定。  張傲雪雙眼寒光大盛,雙手微張,一股強大的真元瞬間爆發出來,頭頂的寶劍瞬間紫光爆漲,一下又將那黑色的氣罩震破,逼得鬼魅紛紛后退。只見一道紫光沖天而起,一團黑色的氣罩,瞬間破裂,黑色的鬼氣四下飛射,就宛如一道強風,刮得地面呼呼作響,那聲威十分強大。  鬼仙怒吼一聲,綠色的邪異雙眼中,瞬間射出無數道綠色的氣芒,攻擊張傲雪。那綠色的氣芒,轉眼間就與張傲雪的神劍發生了數不清的接觸。每一次那綠芒總是被那神劍震開,沒有一點辦法。但張傲雪心里卻明白,這綠色每一次與寶劍接觸,自己的真元就在大量的消耗,對于鬼仙的攻擊,她也感到異常的吃力。  陸云小心的護住林云楓,此時一見鬼仙攻擊張傲雪,其他的鬼魅也想檢便宜,都紛紛攻擊張傲雪。這一來,張傲雪壓力大增,紫色光芒瞬間被壓了下來。陸云右手一指,身邊一直旋轉的長劍,瞬間就朝著那些鬼魅攻去。這一次,陸云在長劍上加了一點鬼宗的“化魂大法”的氣息在里面,頓時那些鬼魅無不驚聲厲吼,紛紛閃避。顯然它們對于鬼宗的無上法訣“化魂大法”十分的忌彈。  張傲雪由于大部分的精神,集中在鬼仙身上,所以對于陸云的狀況,不是很注意。她并沒有注意到,為什么那些鬼魅這一次會出現這種情況。由于陸云的出手,使得她壓力減少了一些,讓她有機會可以施展出反擊。只見張傲雪眼中神光暴漲,整個人瞬間籠罩上一道玄青色的光芒,聲勢驚人。  張傲雪身體如風中蝴蝶,翩翩而起,身后一道青色的鳳凰瞬間出現,仰天清鳴。那清脆悅耳的聲音,宛如九天神音,帶著層層奇異的聲音,震得四周的鬼魅厲吼連連,十分暴躁。張傲雪雙手大張,如鳳凰展翅,凌空而起。口中一聲長嘯,直透青云,像那九天鳳鳴,響徹云霄。身后一只數丈大的彩色鳳凰,隨著張傲雪的躍起辦公室出租,也飛升而起,展翅鳴嘯,聲勢驚人之極,美麗之極。  這一刻,張傲雪終于施展出自己的絕學——鳳舞九天,易園里坤院最神奇的劍訣。只見張傲雪頭頂的寶劍,瞬間瘋狂旋轉,紫色的光芒隨著旋轉的加快,也越來越強盛,不久就發出了一道鋪天蓋地的紫色的光芒。將整個樹林,都被那道紫色光華,牢牢的罩在紫色的光芒中。那道強烈的紫色劍氣,轉瞬間就沖破了天際。遠遠望去,就像一道紫色的光柱,瞬間直貫天宇。這一道劍氣強橫之極,瞬間那強大的氣息,就傳回到了十多里外的易園中。  張傲雪身體飄浮在半空中,周身閃著玄青色的光芒,身后那只數丈大的七彩鳳凰展翅而起,威風無比,聲聲鳳吟直透九天。張傲雪頭頂的紫色光華大盛,寶劍在不停的飛速旋轉,紫色的光華壓得鬼魅與鬼仙的氣息,瞬間縮成一團。所有的鬼物都在慘聲厲叫,不少弱小的鬼魂紛紛魂飛魄散,在那強盛的紫色光華下,消失無蹤了。  林云楓此時已經睜開眼睛,看了一眼半空中的張傲雪,眼中露出一絲驚駭之色。而一旁的陸云眼中,也露出驚訝之色,顯得被張傲雪強大的修為震住了,真不愧是易園最杰出的弟子,就是威力驚人,氣勢強盛!  林云楓知道這是最好的時機,輕聲對陸云道:“現在我已經恢復了三層真元,可以強行施展陰陽遁術,趁現在傲雪師姐將那些鬼魅,逼得無法動彈之際,我打算馬上回去向師傅他們求救。這里,就交給你了,你要小心一點,記得保護好自己,多堅持一會,我馬上就去搬救兵。小心了,我先走了。”說完他來不及多說什么,口中微微念著咒語,身體瞬間淡化,一轉眼就化為一縷青煙,消失了。  易園中,四位院主正各自忙著自己的事情,可突然間一道強大無比的劍氣,瞬間從十多里外傳來。那強大無比的氣勢,瞬間使得四位院主心里一震,知道出事了。只見易園上空,突然出現四條人影,四人對望了一眼,都看著那個方向,眼中露出一絲驚訝之色。那一團沖天的紫色光華,即使在十多里外,依然清晰可見,十分強盛。  乾院的院主乾元真人臉色微變道:“那個方向不正是陰魂林嗎?這道光華從那里發出,難道那里出事了?”語氣中,露出一絲驚異。其余三人都是臉色沉重,顯然明白那里出事意味著什么坤院之主靜月大師聲音有些顫抖的道:“這道紫色的光華好強,最讓我感到驚心的是,那里面含著一股熟悉的氣息,極為像是‘鳳舞九天’的氣息,難到是傲雪出事了?希望我猜錯了,不然就嚴重了。”  陽院紫陽真人沉聲道:“那里可是當年六院,共同封印地底鬼泉的地方,難道那里的封印被地底的鬼物破壞了?要真是那樣,可就嚴重了。想想據師傅當年所說,一千二百年前,當時六院可是費盡了心力,才將那處通往鬼域的鬼泉封印住,如果真的是那里出事了,那就麻煩了。現在玄玉師兄又不在,那恐怕不好辦。沒有‘移天尺’在,我們想要再次封印那里,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這時候,陰元的玄陰真人突然道:“你們看,那半空中那道光影是什么?”大家聞言一看,果然見到半空中,一道光影奇快無比的向這里射來,轉眼幾到了四人面前。光影一頓,瞬間顯露出了林云楓的身影,只見他臉色蒼白,身體瞬間掉了下去,顯得他已經耗盡了全身真元,已經到了無力停身的地步了。  玄陰真人臉色一變,右手一招,一把就將他抓到手中。左手一道強大無比的玄青色真元,爆發出璀璨的光華,瞬間拍入林云楓的體內。其余三人也都看著玄陰真人與林云楓,只見林云楓微微睜開眼睛,輕聲道:“師傅你們快去那樹林,傲雪師姐與陸云都在那里,正被九只鬼魅與一只鬼仙圍住,弟子也是拼盡全力,才趕回來求救的,快去,遲了恐怕就來不及了。”說完無力的軟了下去。  靜月大師與紫陽真人兩人臉色大變,身體瞬間就消失了。 廣告行銷軟體乾元真人開口道:“你先把他送租辦公室回房間,我先走一步,你記得馬上趕來。”說完身體如一道流光,瞬間劃破天際,直射那樹林。玄陰真人看了一下林云楓,微微輕嘆一聲,閃身把他送回房去了,接著他自己也消失了。  張傲雪寶劍紫光爆漲,瞬間有如天際神龍,與身后的鳳凰形成龍鳳交頸的奇異景色,一上一下,一左一右交錯縱橫,狂卷而去,直襲那些鬼魅與那只鬼仙。紫光過處,鬼氣消失,鳳凰飛過,鬼物避之。張傲雪宛如仙子,身體靜靜的立在虛空之上,雙手分別指揮著紫龍與青鳳,瘋狂的攻擊地上的鬼魅與鬼仙。那紫龍強大無比的氣勢,壓得鬼魅們紛紛閃避,無力回擊。  鬼仙狂吼一聲,身體瞬間在張傲雪面前出現。綠色的氣芒無比密集的狂攻張傲雪,那陰森詭異的邪惡氣息,瞬間爆發,奇強無比,直逼得張傲雪身體不停閃避,連忙指揮紫龍攻擊鬼仙。鬼仙顯然對那紫龍十分懼怕,不敢與之硬拼,也飛速的閃避開去。  地上的陸云,長劍狂舞,身體四周玄青色的護體真氣閃爍著光芒,牢牢的將他保護在里面。看著半空中的張傲雪,正全力與那鬼仙斗法,根本不會注意到自己。陸云眼中閃爍著一絲殘酷之色,這一刻,陸云再次施展意念神波。他并沒有直接攻擊鬼魅,而是將護體真氣罩收回,在身體四周布上了十二層意念神波,無色無形,沒有一點征兆。  無數鬼魅見陸云的玄青色護體真氣罩消失,都紛紛撲上,想吞噬掉他。可惜一接近他,所有的鬼魅無不驚聲厲吼,那聲音里充滿了驚駭無比的含義,身體被瞬間彈了出去。原本濃黑的氣體,瞬間暗淡下去,一下子就弱小了許多。越是沖得快的,受傷越重。  陸云眼中含著冷酷無比的眼神,這一刻,他展現出了那外柔內剛的一面。要知道,陸云由于從小先天缺少一魂一魄,從小就有一種與天爭抗的心理。雖然他外表溫文爾雅,但內心其實卻是極為剛強的,那股子里不服天地的傲氣,一直不曾展現。而這一刻,在沒有人注意的情況下,他終于爆發出了自己內心強傲的一面。  陸云對于自己獨有的意念神波的控制力,十分之強。這意念神波顧名思義,是以自己的意念為主,想怎么就怎么,帶著一切隨心的韻味在里面。這時候,陸云就將這些鬼魅當著自己的試金石,用來鍛煉自己的控制能力。只見陸云先是發出三道意念神波,每一道意念神波,都以每瞬息二千四百次的頻率,快速的攻擊著三只鬼魅。  那奇快無比的速度,奇強無比的力量,瞬間就穿透了三只鬼魅的七層護體鬼氣罩,狠狠的擊中了它們的實體,對他們造成了十分嚴重的傷害。不過這鬼魅也的確不好對付,雖然擊中它們的實體,但它們本就是鬼氣聚集之物,并沒有真正的實體,所以一般人要毀滅它們,是十分困難的。  陸云不管那些,在擊中了三只鬼魅后,他馬上就發出五道意念神波。同樣每一道意念神波,都以相同的頻率,無聲無息的攻出,瞬間就擊中了五只鬼魅。那無形無色的意念神波,奇怪無比,沒有形狀,完全是一種神念上的攻擊,那是無法逃避的。陸云臉上的笑容更深,再一次的擊中目標,將五只鬼魅瞬間重創,這是他十分清楚的事情。此時的他,對于整個樹林的一切都十分的清楚,他的意念波,間就將整個樹林的一切情況,都清楚無比的反應在腦海中。包括張傲雪與鬼仙的情況。  此時陸云正想發出第三次攻擊,打算提升意念神波的頻率,一舉殺掉幾個鬼魅,也好減輕張傲雪的壓力。可就在這時候,他突然察覺到遠方正有兩股強大無比的氣息趕來,這使得他心里一驚,知道易園的高手趕來救自己兩人了。陸云微微輕嘆一聲,瞬間收起了意念神波,身體四周青光一閃,護體真氣又瞬間出現,將他牢牢的護在其中。 就在他收起意念神波后,樹林上方頓時就憑空出現了兩條人影,正是靜月大師與紫陽真人。兩人立在樹林上方,靜靜的看著下面。此時張傲雪神劍紫光大盛,由于鬼魅受傷,使得她大褐藻醣膠壓力大減,讓她可以與那鬼仙一決高下。只見她此時全力施為,全身青光爆漲,空中的青色鳳凰頓時發出震天輕嘯,化著一團青光,瞬間橫掃四野。而紫龍也仰天長吟,聲震天際,化作一團紫色光華,瞬間旋轉在鬼仙四周,慢慢的縮小包圍圈。與鬼仙那黑得發亮的旋轉氣流快速接觸,頓時發出茲茲的聲音,就宛如水火相遇一般,相生相克,瘋狂的相互抵消著。  鬼仙身體化著一團黑色氣團,在紫色光華中,以每瞬息八千六百次的頻率,高速的閃動,快之又快的閃避紫色光芒的攻擊。使得一時間張傲雪也拿它沒有辦法,只是牢牢將它困在里面。從出手到現在,張傲雪一直在不停的施展劍訣,此時的消耗,其實也是極為驚人的。好在手中的這把神劍,就宛如與她心靈相通一般,施展之時并沒有浪費多大的真元,使得她受益不小。  這時候,樹林上方又出現兩條人影,是那乾元真人與玄陰真人。半空中的四人看著那鬼仙,眼中都露出了驚駭之色,同時對于張傲雪手中那把紫色神劍,也各有不同的表情。  靜月大師臉上露出一絲驚喜之色,雖然不知道自己這最杰出弟子,是怎樣得到那神劍的。但既然被她得到了,那么對于她將來的修為,是十分有幫助的。且看這神劍的威力,恐怕最少都是屬于仙器一類,甚至可能是屬于神器一類的頂級兵器。  而其他三人眼中則露出一絲擔憂,似乎在為自己的門下擔憂。因為張傲雪本來就已經杰出無比了,如今再得到這神劍之助,恐怕將來自己的弟子是無法趕上她了。易園第一人的位置,恐怕是非她莫屬了,這怎么不讓三位院主擔憂呢?  玄陰真人開口道:“看樣子,當年的封印已經被毀,好在這五行奇陣還沒有破壞。現在我們要想辦法將那只鬼仙毀滅,再想法將那處通道封印。這鬼仙可不是一般的鬼物,要毀滅它是極為困難的。沒有神器在手,是沒有辦法的,好在傲雪手中那劍,就可以克制鬼仙,我們還是有很大希望的。”  紫陽真人開口道:“傲雪看來也已經消耗了不少真元,我們還是下去吧,免得對他們兩人的修為造成影響。”靜月一聽,忙道:“不錯,我們下去吧,也讓她可以休息一下。”說完一道青色的劍光,頓時將整個樹林籠罩。那色澤精純無比,可見其修為,已經到了一個極高的境界了。同時,三道青色劍光也爆發出相同的氣勢,瞬間落下。  靜月大師直撲張傲雪,口中輕聲道:“傲雪,你先休息一下,這鬼物交給為師。”說完瞬間青色的光華就將那鬼仙籠罩,接過了張傲雪的位置,讓她一旁休息去了。而紫陽真人也來到陸云身旁,開口道:“陸云,你消耗了不少真元,這里就讓為師來收拾它們,你先一旁去歇會。”至于乾元真人與玄陰真人,則直接撲向那些鬼魅,出手就是無情,強勁的劍光瞬間充斥著每一個角落,逼得那些鬼魅無處躲藏。  張傲雪輕輕落下,正好與陸云站在一起,兩人微微望了對方一眼,都露出一絲喜色。陸云輕淡一笑道:“師姐修為高深,陸云今日總算見識了,師弟我是佩服無比,心服口服!以后還望師姐多提拔。”說完淡然一笑,英俊的臉上洋溢著無窮魅力,十分吸引人。  張傲雪微微看了他一眼,就移開了目光。看著四位院主親自出馬,張傲雪淡淡道:“你也不錯,來這里一年,就有如此修為,將來恐怕會成為易園第一人的。”  陸云微微一笑,看著那美麗的玉臉,輕聲道:“這一次三位師伯與師傅能趕來,想來都是云楓的功勞。只不知道他現在怎么樣了,恐怕正躺在床上休息吧。這一次遇上如此厲害的鬼物,看樣子事情不簡單。我們除了要滅掉這鬼仙與鬼魅外,最重要的是,要想辦法將那寒池封印,免得以后又有鬼物從這里出來,危害人間。”  張傲雪微微沉聲道:“既然師傅來了,相信她們有辦法解決這事情的。你還是趁機調息,好?關鍵字點擊軟體玊眱黕_消耗的真元。另外,難得見師傅與三位師伯出手酒店工作,你還是趁機多看看,也可以學點經驗。”說完盯著場中的打斗,認真的看了起來。  此時場中的四人,靜月大師與鬼仙的打斗最是精彩。鬼仙什么都不怕,唯一怕的就是張傲雪手中的神劍。此時張傲雪既然離開,它可就什么都不怕了。對于靜月大師,鬼仙雖然感到她的修為極為高深,可它卻一點都不在意。只見它周身瞬間爆發出一道黑色的光華,那強大無比的力量,一下子充斥在整個樹林,壓得靜月大師與其余三位打斗中的人,都呼吸困難,十分驚訝。鬼仙身體瞬間閃現,一連出現七道鬼影,讓人根本就分不出那一道才是它的本體。  靜月大師臉色一變,心中暗道,果然不愧是鬼域最強橫的鬼物,真是強橫無匹,十分難纏。想歸想,但靜月大師也不會就這樣算了,那樣她的臉面往那里放。只見靜月大師身體,瞬間爆發出一團青色光華,手中長劍頓時光華流動,一股強橫絕世的氣勢撲天而來。緊接著靜月大師身體也閃出七道人影,每一道人影都瞬間攻出十八劍,狠狠的攻擊那鬼仙。  這邊,玄陰真人已經殺掉了兩只鬼魅,而乾元真人也殺掉了兩只,紫陽真人第二只也快解決了。顯然三位高手出馬,對付那鬼魅還是很容易的。要知道,整個易園,其實就只有他們四人,與玄玉真人五位高手而已。這么多年來,除了六十年前的風遠揚外,最杰出的就是張傲雪與李宏飛了。其余弟子在天下修真界來說,都是些庸俗之輩罷了。若大一個易園,立身修真界一千多年,僅僅五位高手而已,這也是十分艱難的。同時這也是,為什么這么多年來,他們一直位于六院之末的原因了!  樹林里,劍光鬼影,厲嘯連連。一場正邪大戰打得十分激烈。在半個時辰后,玄陰真人三位高手已經將那些鬼魅以及其他鬼物全部毀滅掉了。現在就只剩靜月大師與那鬼仙了。乾元真人看著靜月大師飛速移動的身體,微微擔憂的道:“這鬼仙可不是鬼魅可比,一般是人殺不死它的。它可是鬼域最強的鬼物,看來我們得聯手一擊,才有機會將他壓制住,兩位師弟覺得呢?”  玄陰真人雙眉微皺道:“今天一見這傳說中的鬼仙才知道,它比傳說中還強橫。以師妹的修為不但無法克制它,反而還漸漸落入了下風,真是不簡單,我們得小心。我看還是一起出手,將那鬼仙想法滅掉吧。”  紫陽真人微微遲疑道:“出手那是沒有問題,可是師妹的性格你們也知道,恐怕那樣一來,她反而會不高興吧?”  玄陰真人哼了一聲道:“現在可不是在開玩笑,那東西厲害的程度,相信她心里比我們明白。你不見她已經將‘易天十二訣’的第十一訣,都施展出來了嗎?要不是遇上厲害對手,她會那么拼命?上吧。”說完青光一閃,玄陰真人身體瞬間出現在鬼仙上方,頭頂一把閃爍著青黑色的寶劍,瞬間照亮整個樹林,帶著道家無上法訣,瞬間向那鬼仙劈斬而下。  乾元真人與紫陽真人對望一眼,也同時騰身而起。半空中,只見一紅一青兩道強勁的劍芒,瞬間卷席整個樹林,將那鬼仙罩在層層劍光中。乾元真人與紫陽真人,一左一右與靜月大師,玄陰真人成四方之勢,將那鬼仙困在四道強勁的劍芒中。易園四大高手同時出手,這可是世間罕見的。  只見一時間風云突變,樹林四周的所有氣流,瞬間向著四人匯集,在四人身邊形成一道五光十色的氣團,將四人連同那鬼仙一起罩在其中。這就使得一旁的張傲雪與陸云,都無法看清楚那里面的情形了。只能看見五光十色的氣團中,無數霞光閃動,十分美麗動人。那里面明暗不定,光線十分晦暗,陸云與張傲雪只能憑借猜想,來推斷那里面發生的事情。  突然,一聲巨響傳來。四周的五光十色頓時消失,只見一團黑色的光柱,瞬間沖天而起,四條人影眨眼間被震出數步。乾元真人與其他三人都是臉色驚駭,每人臉上都帶著不可思議的表情。而被四人圍攻的鬼仙,此時也不好受,畢竟被修真界四大高手合澎湖民宿擊,那可不是誰都能接得下的。  只見鬼仙身外的黑色光華暗淡了許多,顯然是被四人重創不輕。不過它仍然將四人逼退,就這份本領,就不愧是鬼域最強的鬼物了。鬼仙周身黑色光華一閃,身體瞬間就消失了,一下子失去了蹤影。  玄陰真人臉色一變道:“小心一點,這鬼物太厲害,變化多端,不是輕易可以殺得死的。現在我們唯一的希望,就是我們四人再次聯手,將其困住,然后由傲雪全力一擊。這里唯一可以克制這鬼仙的,唯有傲雪手中的那把神劍,只有用那劍才能毀滅這鬼仙。”  靜月大師臉色微微蒼白的道:“也只有這樣了,想不到我們易園四大高手聯手,都殺不死這鬼仙,真是不可思議啊”  玄陰真人看了三人一眼道:“這鬼仙如果這么容易就能殺死,那么就不是鬼仙了。既然稱為仙,就不是什么人,都能殺得死的,不然叫什么仙啊。好了不多說,我們準備開始吧。”說完與三人交換了一個眼色,四人頓時凌空而起,瞬間分四方而立,開始準備先將那鬼仙逼得現身,然后再圍攻它。  地上的張傲雪,緊緊握住手中的神劍,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那半空中,隨時準備發出全力一擊。而陸云則雙眼微閉,體內的意念神波以極低的頻率振動,偷偷的探測著那鬼仙隱藏在何處。  其實他本來可以用道家的“天眼”,或是用佛家的“大修羅眼”,甚至是魔宗的“心欲魔眼”來找出那鬼仙的下落的。可惜此時他卻不敢用那些法訣,只能用自己最神奇的意念神波,且將頻率調整得極低,以免被在場的高手查出自己的行動,那樣可就完了。  樹林里,這一刻突然安靜無比,顯得十分怪異。似乎是風云前夕的那一刻寧靜,靜得有些可怕。微風吹過,一陣淡淡的陰森之氣,慢慢在空中飄浮,像是在述說什么。可是什么呢?第十一章 神劍紫影 --------------------------------------------------------------------------------%26nbsp; %26nbsp;%26nbsp;%26nbsp;  樹林里,易園的四大高手,正凌空成四方而立,準備不惜一切也要逼出那鬼仙顯形。只見四人身上,瞬間爆發出不同色澤的光芒,但都以玄青色為主。其中的紫陽真人,身體四周爆發出一團青紅光芒,而靜月大師與乾元兩人,全是玄青色的光芒。玄陰真人周身的光芒,成青色中帶著黑色,夾著斬妖劍的氣息在里面。  只見四人的四團光芒,慢慢的在半空中接觸融合,最后形成一團籠罩整個樹林的玄青色大氣罩。半空中,玄陰真人手持寶劍,一手捻印法訣,口中大喝一聲道:“陰陽五行,乾坤八卦,開我天眼,萬物顯形!”說完,只見玄陰真人雙眉間,瞬間射出一道青光,一道圓形的裂口中,青光閃爍,就宛如一只眼睛一般。  玄陰真人頭上的天眼,閃爍著耀眼的青色光芒,瞬間那束青光,就擊中玄陰真人手中的寶劍。頓時,玄陰真人手中的寶劍瞬間發出青色的光芒,一下子照亮了四周的一切空間。頓時只見一團黑色的鬼影,躲藏在那寒池里,正是剛才那只鬼仙。  陸云與張傲雪看著半空中施展法術的玄陰真人,兩人眼中都帶著驚異的目光。特別是陸云,他怎么也想不到,原來道家的天眼可以這樣用的。在他修煉而成的天眼來說,一般就以那一束光芒,去找尋隱藏著的東西。從來沒有想過,可以將那道,可讓一切妖魔顯形的玄青色光芒,借寶劍之便,這樣施展的。真是大開了眼界,又學到了一招。  此時鬼仙已經感覺到自己被發現了,不由閃身而出,想要逃出四人的圍困之勢。玄陰真人四人同出一門,彼此間聯手,十分和諧,配合的天衣無縫。見鬼仙騰身而起,頓時兩道強橫之極的劍芒,一青一紅瞬間劈斬而出,對準鬼仙劈出。同時另外兩道劍芒從下而上,夾擊鬼仙,想要將它斬滅在半空中。  鬼仙厲吼一聲,身體頓時急速翻轉?愛情公寓貼文軟體A以每瞬息六千四百次的頻率,高速閃動。那快得肉眼看不清的身影,由于速度售屋網太快,看上去反而就像沒有動一般,十分奇異。鬼仙綠色眼中不斷的射出綠色氣芒,瞬間就在身體外圍筑起一層層的綠色氣罩,十分美麗,卻充滿了兇險。  四人聯手,四周光華流動,一轉眼間,就形成了一道濃厚無比的彩色氣罩,使得地上的張傲雪與陸云,看不清楚那氣罩里面的情況。他們兩人只能看見一團彩色的氣團,包圍著易園的四大高手與那鬼仙,那彩色的氣團不時的變化著,里面發出陣陣的轟鳴聲,顯得雙方之間的交戰十分激烈。  突然,一團黑色的光華瞬間爆發出來,只見四條人影頓時退開。玄陰真人與靜月大師等四人,每一人都是臉色蒼白,一副驚駭的表情,顯然對于這樣的結果大出意外。他們怎么也沒有想到,這傳說中的鬼仙竟然如此厲害。此時那鬼仙也在厲聲大吼,四周的黑色光華瞬間暗淡了許多。顯然它雖然將四人震開,但自己也受創不輕,本體受到了相當嚴重的攻擊。  玄陰真人四人對望一眼,都微微點頭,四人再次出現在鬼仙四周。四道強勁無比的劍芒,瞬間夾著撕裂一切的氣勢,成四道光柱,在半空中交匯成一點。頓時,從那交匯處爆發出一道五色光華,瞬息就將那鬼仙,困在一個六尺大的空間中。  鬼仙似乎也感覺到了危機,黑色氣流飛速的涌動,幻化成無數的細小黑影,在它四周形成了一團黑色的氣罩。同時無數的綠色氣芒夾著陰森無比之氣,狠狠的擊中四人組成的那道五色光華。只見無數綠光閃過,鬼仙外面的五色光華,瞬間就暗淡了下去,顯然被那綠色氣芒的陰森之氣所侵蝕,正飛速的變弱。  玄陰真人臉色微變,大聲道:“傲雪,快出劍,機會難得,快!”話落,一道紫色光華沖天而起,瞬間就將那烈日的光輝都掩蓋住了。整個樹林籠罩上一層紫色的光幕,四周的所有黑色鬼氣瞬間消失。張傲雪騰身而起,神劍爆發出強烈無比的紫色光華,從玄陰真人等四人的頭頂飄落。只見張傲雪右手持劍,身體在半空中瞬間飛速的旋轉,手中的神劍瞬息化為一條紫龍,對準那鬼仙劈斬而去。  鬼仙感到危機,全身頓時縮小,瞬間就變成了一團寸徑大小的黑色光球。同時,這黑色的光球,正以每瞬息九千六百次的頻率,極速的在狹小的空間中,不停的閃避著,希望以此來避開那神劍的攻擊。  陸云看著那黑色的光球,眼中露出一絲震驚,這鬼仙可真是厲害,以易園四為高手聯手,都拿它沒有辦法。這一次要不是張傲雪巧得神劍,恐怕對付這鬼仙,是一點辦法都沒有。陸云睜大眼睛,只見張傲雪凌空而下,那紫色的龍影瞬間就將那黑色的光球吞沒,頓時一陣異響轟鳴,整個樹林都顯得陰森詭異之極。只見一團黑色的氣體突然爆發,緊接著瞬間就被紫色的神劍給劈碎了,慢慢的消散在了空氣中。  陸云此時意念一動,意念神波瞬間以每瞬息一萬三千六百次的頻率,高速波動。一絲黑色的氣息瞬間射向了那寒池,雖然這一絲氣息極弱,但陸云仍然察覺出,正是那鬼仙的氣息。真是想不到,它在這種情況,竟然都還逃得一命,雖然元氣大傷,但它卻依然逃脫了,真是不簡單,不愧為鬼域最強大的鬼物。  張傲雪白衣如雪,輕輕飄落,神情淡雅,沒有一絲波動,看不出有什么高興的樣子。而易園四位院主,也都飄身而落,四人臉上都露出一絲沉重的擔憂之色,靜靜的看著那寒池。  乾元真人沉聲道:“這鬼仙真是不同凡想,這一次雖然因為有傲雪手中的神劍相助,將其消滅。但這一處通道顯然已經被打通,我們得先想辦法將其封印才行。這里玄陰師弟對于這方面最在行,師弟可有什么辦法?”  話落,三人的目光都移到玄陰真人臉上,靜靜的等待著他開口。輕輕的走近寒池,玄陰真人目光注視著那池中,神色微微遲疑的道:“關于封印之事,我的確知道不少。但這一次鬼氣極重,恐怕一般的封印是無法持久的,所以需要用本門的‘易天震魂訣’才有希望將其封印西裝外套。只是這‘易天震魂訣’你們也知道,沒有玄玉師兄的同意,是不能輕易施展的,所以我一時也不好決定。加上沒有本門的‘易天尺’在手,施展出來,威力也要弱許多。”  紫陽真人輕聲道:“此時師兄不在,我們只得自己商量,這件事情相信就是師兄回來,也不會怪罪的。所以你就施展吧,要是師兄怪罪下來,我們一起承擔。”此言一出,其他兩人也都齊聲贊同。  玄陰真人看著三人,輕聲道:“那好吧,我就盡力施展,希望可以將此處封印住。等師兄回來后,還得重新再封印一次,才安全。”說完整個人頓時升上半空,身體四周開始慢慢匯聚真元,一道道奇異的玄青色光芒,閃動著耀眼的光華,在寒池上方越聚越濃。  陸云看著四位易園的高手,最后并沒有說出那鬼仙的事情,只是輕輕走到張傲雪身邊,與她一起看著玄陰真人施展那“易天震魂訣”!路云輕聲問道:“師姐,剛才玄陰師叔說的那什么‘易天震魂訣’是什么法訣,怎么我來這里一年了,從來沒有聽說過呢?”  張傲雪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輕輕回首看著半空中的玄陰真人,開口道:“那是本門的四大秘技之一,剛來的弟子是不知道的。本門除了四院各有一套神秘無比的劍訣外,還有四大秘技。這四大秘技一般人是不知道的,那是本門之根本,是千百年來,立于天下修真界常勝不衰的真正原因所在。這四大秘技,一般未經過掌教師伯同意,是不能輕易施展的。”  陸云聞言,心里微微一震,想不到這易園竟然還有不為人知的秘技,無怪能在無數修真門派中,威名遠播。仔細的看著半空,只見玄陰真人周身青色爆射,四周瞬間籠罩上一層青光,顯得格外怪異。那四周的玄青色的真元,此時開始一層一層的波動,速度正在飛速上升,轉眼就快得看不清楚了。  此時,樹林中的氣流開始向著玄陰真人匯聚,隨著那真元的波動,陸云感覺到整個大地都在顫抖。看著玄陰真人整個人被籠罩在青光之中,四周的真元,漸漸幻化成無數的法訣符咒,開始向著那寒池飛去。無數五光十色的符咒與法印,一層層,一幕幕的疊加,慢慢的在寒池上方,形成一道陰陽八卦圖案。那陰陽八卦正在飛速的旋轉,發出一紅一青兩種光華,映得寒池碧水透亮。無數的靈氣開始向那里匯聚,組成一道靈氣所結的符印,輕輕旋轉著。最后只見那那靈印與陰陽八卦相重疊,慢慢的縮小,輕輕的落在了那寒池中。當那靈印落到池底時,頓時一道青紅相間的光華,瞬間直射云霄。  玄陰真人身在半空,臉色微微發白,眼中露出一絲笑意,慢慢的落了下來。看了身旁的幾人一眼,輕聲道:“終于不負所望,看來暫時可以封印一段時間了,等師兄回來,我們再封印一次就行了。”  乾元真人微笑道:“師弟你也累了,我們先回去吧。至于傲雪手中的神劍來歷,我們還是回去再說吧。”說完微微一笑,身體瞬間御劍而起,一道青光閃過,瞬間就消失了。緊接著又是五道光影閃過,一下子樹林就恢復了平靜。回到易園,六人來到玄陰真人處,一起坐在房中。此時林云楓已經恢復了一些元氣,感覺道六人回來,也走了進來,輕輕坐在陸云身邊,看著大家。  此時所有人的眼光,都聚集在張傲雪身上,靜月大師開口道:“傲雪,當著大家的面,你說說此劍是怎么得來的吧?”  張傲雪看了一眼四周,神情平淡的道:“回師傅話,此劍就是在那樹林里,那寒池中得來的。幾日前,弟子一人獨自在院外練劍,無意中發覺那樹林中,隱隱透露出一絲紫色的光華。出于一時好奇,弟子就前往察看,結果就在那寒池中發現了一道紫光。當時我并不知道那紫光是什么,還以為是什么靈物寶器,后來靜守了三個時辰,才發現是一把寶劍。當時那寶劍化為一條紫龍,在池 台南防水中飛速的移動著,不時的飛出水面,弟子想了不少辦法,才將它引出。可就自愛弟子要得手時,被陰院的林云代償楓師弟無意出現,驚走了那寶劍。直到今天弟子見那紫光又現,再一次前往,費了不少勁,最后才得到這把寶劍。”  乾坤陰陽四院之主對望一眼,眼中都露出一絲驚異。玄陰真人開口道:“看來是劫數到了,照傲雪如此說,這劍當年一定是用來震壓那處鬼氣的神物。無怪此劍可以克制那鬼仙,令它忌旦無比。可惜在時隔多年后,那里的封印一定受到了破壞,故而此劍才會化龍而出。同時也就預示著,劫難將重臨人間了。這一切都是定數,傲雪能得到這劍,也說明此劍與她有緣分,將來或許就將借傲雪之手,大展神威,斬妖除魔。”  靜月大師道:“傲雪,你這一次既然有幸得此神劍,那么以后就得好好修煉,盡力提升自己的修為,將來好為天下多做些貢獻。同時也要為本門多爭光,將本門發揚光大,提升我們易園在修真界的地位。等掌教師兄回來后,再由師兄鑒定一下此劍的來歷,現在這里沒有你們小輩的事情了,你們先下去吧,我們還有些事情商量。”  張傲雪微微點頭,起身離開了。林云楓也拉著陸云的手,快速的跟在張傲雪身后,離開了房中。出了門,林云楓開口道:“陸云,走到我那里去坐會,一年不見,我還有好多話想對你說呢。走吧。師姐是不會去的。”說完拉著陸云就朝自己的房間走去。陸云看了一眼那動人的背影,眼中微微露出一絲沉思。可惜很快就本林云楓拉走了。  林云楓關好門,輕聲道:“這一年不見,你可真是厲害嗎,竟然將陽院的絕技,天罡劍訣修煉到了八層火候,真是不可思議。照你這速度,恐怕再過兩年,就可以超過那李宏飛與傲雪師姐了。嘿嘿,不錯,有前途。等那時候,你再把我們易園最美的傲雪師姐追到手,哈哈,那時你就什么都有了。”  陸云瞪了他一眼道:“你呀,身體都還沒有復原,就在這里亂說了,小心我打得你好不了。我問你,你今天施展的那陰陽法劍,是從什么地方學來的,威力奇強無比,那可不是我們易園的絕技。你老實交代,這是怎么時候學成的,是不是在來這里之前,從你以前那師傅那里學來的?”  林云楓眼珠一轉,臉上露出一絲嘿嘿笑容,有些閃爍其辭的道:“嘿嘿,這可是我的獨門絕學,要不是為了救你,我可不會輕易施展的。好了不說這個了,我們說點其他的事情吧,說說傲雪師姐怎么樣?”說完嘿嘿笑道。  陸云臉上露出一絲奇異的微笑,輕聲道:“你不要給我王顧左右,快說你的陰陽法劍是怎么學來的,今天你不老實交代,我是不會輕易放過你的。我看你是不是有什么,不為人知的事情隱瞞著我。是不是你師傅在你來這里之前,就把一身所學全部交給你了。他讓你來這里,除了學習這里的斬妖劍外,主要是為了讓你有一個好的環境,好偷偷的修煉自己的法訣,我說得可對?”  林云楓臉色微變,一臉驚奇的看著陸云,輕聲道:“不會吧,你這么厲害,什么你都知道了。嘿嘿,我看你恐怕不是人,是神仙了,閉著眼睛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真是厲害,我佩服極了。”  陸云笑道:“你這小子不要無話找話,快老實交代,我不想聽你說廢話。我們就兩人,快說真話吧!再不說,你可要小心,我一時不高興說漏嘴,被別人知道了,那可別怪我哦。”陸云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看得林云楓心里極為不舒服。  林云楓狠狠瞪了他一眼,無奈的道:“算了,你既然看出來了,我就告訴你吧,反正也沒有可保密的。其實你說的也基本正確,我來這里的確是想找個好的地方,一邊學習這里的‘斬妖滅魔劍’,一邊提升自己的修為,將師傅所教的法訣全部學成。”  陸云微笑道:“看你還算老實,我再問你一件事情。今天你師傅玄陰真人,在合力將那鬼仙消滅后,曾經施展了一套神奇的法訣,名叫‘易天震魂訣’,十分的厲害,不知道你知道這套法訣不?我聽師姐曾經提起過,說我們易園中有四大秘技,不知道你知道景觀設計不,我不好問師姐,所以問問你。”  林云楓臉色微喜,雙眼放光,看著陸云道:“你今天真的見到師傅施展那‘震魂訣’了?威力怎樣,快給我說說。”說完一臉的急切,顯然十分在意這事。  陸云看著他,眼中露出一絲笑意,輕輕的將他離開后的事情,仔細的說了一遍。最后開口道:“看樣子你是知道我們易園的四大秘技了,真是不簡單啊。既然什么你都知道,現在應該你說了。”  林云楓看著陸云,輕聲道:“這件事情我當然知道,其實我告訴你,我之所以知道這些,都是因為我師傅的緣故。家師自稱鬼大師,其實他真正的身份是什么,你知道嗎?你恐怕想不到吧。他真正的名字叫玄鬼真人,是這易園掌教的小師弟,也正是我現在這師傅,玄陰真人的師弟。”  陸云聞言,臉色微微有些詫異,輕聲道:“真是出人意料,想不到你竟然有這樣一位師傅,無怪他要讓你回這里來。那你師傅為什么會離開這里呢?”  林云楓嘿嘿笑道:“我聽師傅一次無意識提起,說當年他與玄陰真人感情很好。那一次陰院為了選舉一位院主,就讓我兩位師傅比一下誰的修為高強。以前的師傅為了兩人之間的感情,就自動離開了,一個人云游天下去了。師傅說他離開這里后,有一次無意中,在一個偏僻的山洞中,得到了一本泛黃的古書,上面記載了不少捉鬼抓妖的秘法。從那以后,師傅就一個人開始仔細的專研起來,而我所學的這一切,都是出自那本古書所載。等我學完后,師傅就叫我來這里,一邊學習易園的絕技,一邊修煉那古書上的秘法。師傅說我修為尚淺,沒有好的修煉之處,是難以有很大進展的,于是我就來了這里。”  陸云聞言,臉上露出一絲奇異的微笑,想不到他竟然與自己,有幾分相同之處,或許這就是緣分吧。陸云又問道:“那對于易園的四大秘技,你一定是十分清楚的了,那你給我說說,也讓我多了解一些這里的情況。”  林云楓看了一下四周,見房門都關得很嚴,才低聲道:“這事情可是易園的秘密,一般人是不知道的。就像你一樣,來這里一年,還不是什么都不知道。我們之間的感情,告訴你那是沒有問題,但你可不要亂說,免得被本門的那四位院主知道,那就不好玩了。我聽師傅分手前說過,易園有四大秘技,但真正有用的其實只有三種。這三種秘技中,就有陰院的‘易天震魂訣’,乾院的‘裂山訣’與坤院的‘分云訣’。這三種秘訣都是易園的鎮山絕學,一般是不能輕易在外人面前施展的。所以常人只知道易園有四大劍訣,不知道易園有四大法訣。”  陸云聞言,輕聲道:“為什么其他三院都有秘技,獨獨我們陽院沒有秘技呢?”  林云楓笑道:“其實你們陽院也有一門秘技,可惜易園成立千多年來,從來沒有人練成,所以現在已經沒有人提這門秘技了。據說那絕技名叫‘五雷正天訣’,一直沒有人練成,所以現在就一直放在陽院的藏書閣里。”  陸云聞言,神色微動,想不到原來自己要找的法訣,就在陽院,真是意外。看了看林云楓,陸云笑道:“原來我們易園還有這些絕技啊,想不到我們陽院還有一門,從來沒有人練成的秘訣啊。有時間得去看看,說不定還可以學成點什么呢?”  林云楓笑道:“你這樣厲害,倒是可以去看看,不過最好不要讓人知道。因為這四大秘技是不會隨意傳授跟門下弟子,一般除了下一任院主的接班人外,別的弟子是無法學成的。所以我想學那震魂訣,也是極為不容易的。好了,我們一起努力吧,希望一年后的六院論武大會,我們有機會參加。”  陸云微笑道:“好,努力吧,你也要努力,希望一年后,你能學有所成,我們一起名揚四海,傲嘯天下!”說完拍拍他的肩膀,含笑離開了。< 自動貼文軟體 br>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小額信貸YAHOO!

創作者介紹

wong

vw88vwyga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